Nikd_冷得飞起来

这里Nikd,叫n君就行了√好相处,欢迎唠嗑
淡圈状态。
跑去沉迷英文歌。
性冷淡文风。没啥文笔。凑合着看吧。

【邱非生贺05h】I'm yours

  •2017邱非24h生贺。
  •cp邱乔。年轻人的暑假度蜜月(……)
  •前面的各位辛苦啦,后面的各位也是!
 

(1)
    “乔一帆,去玩吗?”
    在七月初夏的燥热中,在教室吊扇发出的隆隆声中,乔一帆收到了后桌传来的纸条。
   “明天吗?”
   看到乔一帆清秀的字迹,后桌邱非把波动笔的按钮在桌面上戳了戳,细想几秒后发现是自己表达不准确。
   “不是……我想说的是,去旅游吗?”
    旅游?乔一帆用手拖着下巴,脑袋倏然一片空白。
    “你是说我们俩单独行动?”
    乔一帆回过神来,侧着身子向后转,将左胳膊肘搭在邱非的笔袋上,直接将话问出口。
    “是啊。两个快成年的高中生一起啊。做好规划就走。”
    乔一帆看着邱非,夏日的骄阳让眼前的少年整个人都渗着光。邱非也很认真地看着他,等着他的答复。乔一帆从后桌的浅棕色眸子里望见对方藏于心底的期待。
    “那就去呗……”
    他别过身去,给了邱非一个肯定的答复。

(2)
     天知道邱非喜欢乔一帆多久了。
     有时,邱非会借乔一帆的笔记晚上带回家复习。夜深人静,琢磨着暗恋对象的笔记,透过工整的行楷邱非甚至能想象到乔一帆上课专心致志的样子。字里行间的干净利落勾勒出一个美好的少年。
    如清水那么淡的一个人,却能映照出无限光芒。
    当邱非看到迎着正午阳光给自己打招呼的乔一帆时,心海刮起飓风。

    让邱非为之悸动的罪魁祸首乔一帆微抿嘴唇,静静地靠在机舱的座位上。
    “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坐飞机吧?”邱非侧过头发现他满脸的紧张,突然有些想笑。
    “这倒不是,”乔一帆的手搭在扶手上,手指轻打节拍,“可是每一次都难免会紧张。”
   邱非顿时忍俊不禁,笑着问他为什么。
    “因为每次都不一样啊,不一样的景色,不一样的同行者,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那和我是什么样的感受?”
   乔一帆停下敲节奏的手指,整个人禁止了几秒。飞机过道上的灯渐渐昏暗,发动机的轰鸣声即将响起,就在邱非准备打岔带过这个话题时,乔一帆扭头对着他的眼睛,说出他思考已久的结果:
   “和邱非一起就会非常放松。因为邱非是个可靠的人。”
   “喔————”邱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给心上人的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

(3)
    他们这一次是跑到一个古香古色的徽派建筑小镇。标准的小桥流水人家景色。早晨两人就随便在民宿附近的景点逛逛,钻进每一条岔道看看是否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景色,或是端起自己的相机拍摄烈日下大树树影的一角。
   乔一帆中午有午睡的习惯,邱非在吃完饭后就拉着这个玩得恋恋不舍的前桌往民宿走。
   小镇上家家户户都有养小动物,干净可爱的阿猫阿狗在青石板路上悠哉悠哉地漫步着。乔一帆可以迅速地和这些小家伙搞好关系,回去的路上不时有眼熟的家宠蹭蹭乔一帆的小腿,抬着脑袋眨着扑棱棱的眼睛看他。
  乔一帆本就心情很好,被毛绒绒的小动物这样一蹭就笑得更开心了。他每蹲下身一次,用骨节分明的手挠一次它们,邱非的心就会羡慕一次。
  
   邱非有赖床的习惯,闹钟都会比预订时间提前几分钟设定。这次午睡的闹钟响后邱非也是下意识地掐掉它,然后拿枕头蒙着头。
   “邱非?”
   乔一帆听见闹钟就蹦起来,揉揉自己睡得乱蓬蓬的头发后跑到了邱非的床边。
   “邱非?”
   他不知道邱非有赖床的习惯,此刻心里涌上更多的是担心。他坐在床边,看枕头下他顺顺的头发,忍不住伸手糊了一把。
   邱非就猛地坐起来,一把揽过坐在床沿的乔一帆,后者的脑袋恰好贴到邱非的胸口,邱非用恰到好处的力度摸了摸乔一帆的碎发。
   结果乔一帆非但没有反抗,还学着门口小橘猫表达舒服的方式,用脑袋反蹭邱非的手。
   “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发出舒服的猫叫声?”
    暗恋对象的发梢轻触手掌,邱非只觉得丝丝电流窜在身体里。心里的微妙感受再次放大。
    “喵——”
   乔一帆还真的小声模仿了一声。
   邱非一低头,发现心上人的耳尖红了。

(4)
   “邱非!他们在放荷花灯诶!”
   乔一帆推开窗,兴冲冲地朝刚从浴室出来的邱非喊到。
   “荷花灯?”
   邱非把毛巾随意搭在肩膀上,走到窗边顺着乔一帆指的方向看,村里河流上三三两两飘着荷花灯,从远到近就像天火散落凡间。
    “是挺美的。去点几盏吗?”

    两人各买一盏荷花灯,用笔在灯上写上各自的小心思。邱非边写边偷瞥乔一帆,瞥见他高挺的鼻梁上晕着灯火流连下的暖色光斑,瞥见他微颤的睫毛。
   他想起在飞机上他们就曾看到漆黑河流上的亮点。乔一帆把前额紧贴在飞机玻璃窗上,确认那是条河,然后拍邱非肩膀示意他看窗外。
    “有人在小溪上放灯!”乔一帆语气里藏着抑制不住的激动。
    邱非看着地平线上一条蜿蜒向远处的星河,在世界尽头还留有一抹紫薇色红霞的地方和天上真正的星河相连。溪宛若银河的倒影,装饰着千万人朦朦胧胧的梦。
    “真好看……”邱非发自内心地赞叹。
    “你看那里有个心形的图案!”乔一帆猛地用手指玻璃,“是在告白吧!”
    “哈哈哈哈应该是,”邱非笑起来,凑近看的同时手不经意和乔一帆触到一块,可能是自己心里有鬼,他觉得乔一帆轻轻勾了勾自己的食指,“摆个灯也是爱你的形状。”

    现在邱非没有那个精力去在溪上摆一个造型,只能在荷花灯上悄悄记录下自己岁月轻狂的小心思。还有对家人和自己的祝福。
    乔一帆好奇邱非的纸条,但也不好意思直接了当叫人家给自己看。只能边写边想象后桌的优等生会许什么愿。
    是优秀的未来?理想的大学?亦是家人身体健康?
    应该不会是感情方面的事…………
    乔一帆低头看着自己的纸条,最后用小字细写的“很高兴能和喜欢的人同行,希望彼此安好”的秘密,估计只能隐入无限的时间长河中。
    这该死的单向暗恋…………。
    乔一帆盖上笔盖,向望着他的邱非轻松笑笑,告诉他自己写完了。

(5)
    邱非提议在最后一天的早晨早起去看日出,结果乔一帆连着几日赖床拖得比邱非还迟。
   邱非只好在离开前几天的晚上怂恿乔一帆裹上外套跟自己出去看星星。
    邱非自己玩得挺累,整个人走起路来甚至会多出飘飘然的感觉,虽然谈不上四肢僵劲而不能动,但被抽了部分力气肯定是有的。
     他也察觉到乔一帆的疲倦,且不说回答的声音分贝小了许多,拉外套拉链都是扣错了几次。到最后邱非走到他面前,什么都没说,利落地帮他将拉链拉到适合的高度。
     乔一帆愣愣地看着邱非连贯的动作,直至邱非用肩膀轻轻撞他,问他真的累就别去了,他才回过神,摆摆手表示自己还行。
     他们披星戴月打着手电筒经过村里的麦田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唯有两道亮光划破周遭,邱非握着手机,将光照向不同方向,乔一帆这才反应过来这条路他们走过挺多遍了。

     邱非的学生生涯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一帆风顺,仿佛集万千目光于一身的他向来高枕无忧。
     他会给不熟悉的人留下成熟的印象。只是因为他在某些事上果断得令人佩服。邱非不会太过拘泥或是纠结于一些事,这样挺累。
      然而人终究会被年少不可得之物困扰一生,比如邱非就差不多吊死在乔一帆这棵树上。他俩还算是有缘,初中同校高中同班。邱非这几年不远不近地和心上人相处,伸手怕犯错,缩手怕错过。
     
     现在乔一帆站在他身侧,仰望星空万丈,四下万籁俱寂,他能听见近在咫尺的人对眼前所见的不住赞叹。
      “在这里告白的话一定会成功的吧!”乔一帆下意识地说了一句,邱非只觉得自己的心微微一颤,真是微妙的话。
      乔一帆自己也后悔了,天穹美景竟然让自己说出那么令人尴尬的话,他假装继续看星星,眼睛盯着若隐若现的银河,心里七上八下。
      他不知道这个让自己移不开眼的人会怎么回答。也不敢去猜。
   
     乔一帆初中就眼熟邱非,他俩算是见面会微笑打招呼的点头之交。
      高中再见到对方乔一帆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对邱非有所好感。
      那天迎新晚会,邱非抱着吉他独自坐在台上,周围灯光一暗,直射灯一打,乔一帆觉得自己应该是看到天使了。
       邱非嗓音清澈,干净的少年音配上吉他快活的音律,一首《I'm yours》就这样流进乔一帆心底。
       前奏出来乔一帆的心便开始猛跳。初中时他们打篮球,两人顺路一起回家,在公交车上互听对方的歌曲,他给邱非听得就是这首。
       当时没想太多,可情窦初开后就觉得自己做了件傻事。乔一帆的脸火辣辣的,他希望邱非唱这首歌只是单纯地觉得好听;可他抬头,好巧不巧对上邱非含情脉脉看向远方的双眸时,又希望邱非是有心的。
       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但如果对方是邱非,乔一帆心甘情愿缴械投降。

        “喔,看来一帆有喜欢的人。”邱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
        “诶?……算是有吧。”乔一帆摸摸耳垂,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真好啊————”邱非鼻子莫名一酸,像乔一帆这样温柔细心的男孩子,能被他喜欢真是幸福啊。
        “邱非呢?邱非有喜欢的人吗?”乔一帆侧过头,黑夜中看不清邱非的表情,后桌只给他一个融入夜色的侧脸。
       “有。有喜欢的人。”邱非双手微握拳,比起犯错,他更怕错过。脑子里的恶魔和天使此刻一起怂恿他悸动的心,不用看,他都能想象到乔一帆正专注地盯着他,等着他的回答,“一帆愿意听我说吗。”   
      
     说到底,邱非还是不甘心,不愿意只让亿万颗星聆听自己怦然心动的内心独白。它们是绝对沉默的保密者,这样有什么用。
   到最后还是会和暗恋对象礼貌道别,然后各奔东西,或许就此过别。
   他们还年少,以后的路有太多变数,连当下都把握不好,今后要如何掌控?

   邱非这样给自己做了一系列思想工作,终于把端着呷的咖啡放在玻璃桌上,开口道:“一帆,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他在几分钟前拉着乔一帆跑下山,随意找了家咖啡厅。他有千言万语在心头,却不知如何开口。
   他想告诉乔一帆,他喜欢他迎着光笑;他想告诉乔一帆,和他一起坐公交车回家对于自己来说其实算绕远路;他还想告诉乔一帆,高中新生晚会的那首歌是唱给他听的。
    邱非还是打算理理思绪。在他放下咖啡的刹那和乔一帆四目相对。
    都说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对上眸子的瞬间两人情不自禁相视而笑。卡布奇诺杂糅着暧昧的气氛在咖啡厅弥漫开来,两个人低着头,邱非先噗嗤笑出声,乔一帆扭过红红的脸,漫不经心地四处乱瞥。
     “乔一帆,我们认识多久了。”
     “初中三年加高中两年。”乔一帆停顿片刻,鼓起勇气加了一句,“以后还会更久。”
     邱非被对方意外的话和话音刚落腼腆的笑慌了心跳。
    “邱非,你想听歌吗?”
    没等邱非开口,乔一帆先发制人。
    “不想,我想听一帆唱歌。”邱非眨眨眼,朝对方撇嘴坏笑。
   乔一帆喝了口咖啡,轻轻嗓子,现在这个状态,谁怂谁就先输了。他要逼着邱非,看看“喜欢”两个字到底先从谁嘴里说出。
   “This is our fate,I'm yours.It can not wait ,I'm yours……”乔一帆轻哼两句,脑子一热向邱非挑挑下巴。
    心上人含着笑的眼神和调皮的小动作,在邱非心里一石激起千层浪。他双手猛撑桌子,身体朝对面的乔一帆倾去,这个动作把乔一帆惊得猝不及防,他下意识想往后躲,可他靠墙,可他怀着期待又紧张的心,可他觉得自己无处可逃,可他说到底愿意为此沦陷。
    鼻尖相触的时候邱非一顿,然后将脸一歪,在乔一帆嘴角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分开时,鼻尖还带走乔一帆肌肤的余温。这个可爱的家伙脸红得不像样。

     属于他们的夏日时光还无尽绵长。
     他们有满心张扬去光明正大地喜欢 ,有大把时光以吻代早安。
     I'm yours.
     I'm belong to you.

今天意外发现气球团的那首《Fy Faen》和小天使生贺的歌在云音乐里都可以找到啦!结束了听电台的日子。
暗搓搓写个手写。前两张是出处。歌曲是“不会在水下憋气的男孩”的BGM。挑了两天评论和歌词。
(希望大家不要打我,字扭就算了,还犯规使用涂改带…………)
也许还会有《Fy Faen》的手写…………?

被封面的色调排版和熟悉的北欧字母吸引。
结果发现内容是我未曾涉及的领域…………。
只出了一本,还是有点懵,不能完全吃透。期待一下后两本。
感动属于大家。字丑属于我

胡吃海塞!
椰奶味和桂花香。草莓西米露配窗外阳光。
中午以吃遍所有甜点和五个冰淇淋球收官。
可以。很强。

是夏天啊。
是混着冰淇淋的奶香味的清凉,
和周围暑气的夏天啊。

P1是白巧克力裹着无糖的奥利奥香草味的冰淇淋。(听起来真高端……)
P2是巧克力蛋糕夹香草冰淇淋。

很气了。为啥我的像素和光线加一块儿就可以弧得和马赛克一样………………。
@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的…………不一样的你。有机会再画个正常点的你………

下午的烈日,海边小闹市独有的喧嚣。
七绕八绕的矮房子,还有不远处的学生公寓。
手里捧着的便宜实惠的冰西瓜,边吃边在街上瞎逛。
活在当下。

lof人少。我来偷偷立个flag。也算是激励自己。
考上想去的大学。以及高三毕业或者大学要争取加入Verse社的美工部。
天呐我真的太喜欢这个社团的每一首歌和它们的作者了……。

沉迷手写复键的两天。P1是出处,P
2开始手写。
这首歌是第四季挪威四美开着小红巴士来接Sana的!当时看剧的时候bgm一响起来整个人就激动到模糊(这什么形容…………)一看歌词就整个人升华了——。
啊,她们真好!
依旧歪歪扭扭的字,和欲盖弥彰的涂改带(你还有脸……)